点击复制链接分享给好友
当前目录👉 性爱调教

享受美肉

1.

听到有客人来访的铃声,我看看监控系统荧幕,出现一对男女。

男人向摄影机的方向挥手,他是我的恶友天堂。这个大厦是自动门,访客要先按大厦门口的房间号码,然后站在监视器前面。里面的人确定来客后,打开自动门的锁,这样才能进来。所以要里面有认识的人才能开门。

走进房间的天堂,招手让后面的女人进来。

“今晚我带来非常好的礼物。”

确实是好女人。但不是属于妖艳的类型,是纯净的美女。皮肤雪白,使我的内心感到紧张。

因为我最喜欢皮肤洁白的女人。反过来说,对皮肤黝黑的女人完全没有性欲,有黑痣的女人也一样。

我常开玩笑地说:

“皮肤若不白就不是女人,如果有黑痣就不是人。”

天堂和我是大学同学,今年都是三年级。他的性格和我的内向性格完全相反。他喜欢性交,也喜欢女人,自然也受到女人的喜爱,知道如何讨好女人。而且和他在一起很愉快不会厌烦,所以大部分的女生都喜欢和他在一起。

他参加爵士舞社团,可以说精通各种运动。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他从来不缺女伴。性格开朗,个子很高又帅,而且跳舞有职业水准。

天堂没有一样东西是他没有的……不,有一样,那就是钱。所以天堂一进大学后就立刻努力打工,在迪斯可舞厅伴舞或作午夜牛郎,这样把女人和金钱弄上手时,上课时间越来越少,是副业比正业更忙碌的人。

和天堂的性格正好相反的我,不知道为什么,我们两人很合得来。

当初是天堂来找我说话的。我上大学后就住在老爸为我投资买下的三房二厅公寓,天堂缺钱用时就到我这儿来吃住。

我没有女人。也许是因为理想太高的关系,除非皮肤白晰的美女,否则惹不起我的兴趣。可是那样的美女完全不理会我这种内向而不会说话的人。在学校里虽然有几位女朋友,但肯来找我的,决不是我心目中的理想女人,自然不会想和她们性交。也去找过泡沫女郎,但都不是我喜欢的那一类型,始终无法使我的肉棒勃起,从此就不再去了。所以,我已经二十一岁但如今还是童男子。

可是我这种没有任何优点的男人,就是有钱。家里给我相当多生活费,刚进大学时没有地方花,把生活费存起来就变成相当大的金额。于是我投资股票,也许我有这方面的才能,存款是越来越多,两年后的现在已经像一个小富翁一样。

可是,我是一个没有女人,和运动或嗜好完全没有缘份的可怜男人。

说起嗜好倒是有一个。那就是变态嗜好,还有就是手淫。我这里有堆积如山的变态杂志和变态录影带,绝不缺少手淫的资料。可是能进入我的房间的只有天堂一个人。故乡的父母来到东京也不会来到这公寓,从小就尊重我的隐私,是相当开明的父母。

天堂偶而来玩时,每一次都说同样的话:

“还是很有精神地手淫吧。”

变态嗜好慢慢从小说、照片、录影带的深入时,最后就是要实践。我到变态商店买了一套变态用具,按照杂志上的广告找到一家变态俱乐部。

从服务台的照片中可以选择喜爱的女孩,但我的要求在这里也成为很大的障碍。不容易找到我喜欢的皮肤洁白的超级美女。看到普通女人就勉强一试,但一点也不能兴奋,都没有达到性交的阶段。

变态用的工具是女人自己带来的,我买的那一套始终没有派上用场,也去过好几家具乐部,但女人是越来越丑,从此就不在去了。

结果还是回到我的卧室,只有在幻想的世界里手淫。

天堂向我借钱,但大部分都会归还。天堂的情形是打工赚到的钱,和女人约会时就大方地花掉,所以经常不够用。

“不用还了。”

我这样说时,三次有一次他会说:

“太好了,那我就收下了。”

“还钱不如介绍好女人给我更好。”

“我是经常放在心上的,可是不容易碰到你能满意的女人。我是只要女人就可以,很少好女人﹍﹍﹍”

如果不是这样的男人,大概就无法胜任午夜牛郎的工作了吧?

今天晚上天堂是这样说的:

“最近常麻烦你,大概拿你的钱也有五十万了吧。现在就用这个女人做回报。”

他竟然说,我可以玩弄这个女人一星期,而且是个美女。

“不知道为什么,她是彻底地爱上我了。看她这纯情的样子,但好像是个好色的女人。可是最近我是女人多得无法应付她,所以立刻想到你。我把你的情形说给她听,她就答应了。而且对变态游戏好像很有兴趣。可是像她这样的美女,男人不好意思提出那种要求,女人更不能主动要求。所以想请你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把她调教一下。看她洁白的肌肤,美丽的面貌,没有一颗黑痣,我想你再挑剔也应该满意了吧。在这样的女人身上丢掉你的童男子,应该能满足吧?”

当然满足!总算等到这样的女人了。

“她的皮肤当然白,因为她是混血儿。父亲是荷兰人,母亲是日本人。可是黑发,黑眼,怎么看都是日本人。但这样的白皮肤在日本人身上是很少见的。她的名字叫玲奈。”

今年是大学二年级,正好是二十岁。

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更多 性爱调教
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