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复制链接分享给好友
当前目录👉 性爱调教

忏悔者的告白

这已经是很多年前的往事了──

我在高职毕业之后,参加了二专联招。可是天不从人愿,成绩并不理想。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,我只好放弃中部的学校,南下到高雄的一所国立二专就读。

一方面也是想摆脱家里对我的控制。

到高雄就读之后,觉得专科的生活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多采多姿,对学校的课业并不是很兴趣。因此被当的科目一大堆。也注定了我后来延修一年的命运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我在学校参加了一个宗教性的社团。

不过,说来惭愧──当初参加的目的,是想说这种性质的社团里的女孩子大概都很贤慧。因此想在里头找一个好的对象。

后来我参加了他们许多的宗教类活动,但心中还是无法对宗教产生认同。

不过,我想最大的收获是我在里头认识了一位同校不同科系的女同学──雅妤。

她小我一岁,留着长发,皮肤白淅,有点内向,说起话来轻声细语地。我很快地就对她产生了好感!

在二年级上学期时,我终于鼓起勇气来追求她。她也接受了我,成为我第一个女友。

我跟她进展得很快。不久,我的出吻和初次经验都给了她。

我想这是我读了这二专,唯一比较有意义的事吧!虽然我和她在下学期时就分手了!

不过,跟今天我要讲的故事有关的却是另外一位女孩──她的名字叫莉芳,也是社团里的人,并且是我隔壁班的同学。

我和她虽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,却和我很要好,很处得来。虽然我感觉到她是对我有那么一点意思。但我当时因为要顾虑到雅妤,所以一直只和她保持好友的关系而已。

后来,我被老师死当太多科目,只好留下来再多延修一年时,而莉芳也有延修,不过她没我惨就是了。她不但延修的科目比我少,而且只要延半年就够了。

我们学校的规定是不准延修生住学校宿舍,我只好花了每月四千块的房租,在外面租了一间套房居住。而莉芳则靠着以前学姊的帮忙找到工作,并且也在外租屋居住。

我有空的时候,也会去她的住处找她聊天。不过次数不多就是了。因为她们那都只住着女学生,一个男人去那里,总是不太方便。

那年耶诞节,我并没有返家的打算。在我得知她也没有回家的计划后,便决定到她住处一起度过平安夜。

──但非我俩的独处。

本来她们五个女学生(还是六个?我忘了)住在一起,在耶诞假期大部分都回家过节了。但她还有个室友在,她也没回家,因此,我们最后决定当晚三个人在她那里吃火锅。

唉,我心想,她那位室友真是不知好歹!如果让我跟莉芳两人共度平安夜的话,说不定,我和莉芳就会┅┅

到了那天,我在傍晚大约六点时依约前往。那是一栋位于住宅区的三层高楼房。我按了按门铃,等了一回儿,不见有人回应,于是又按了一次门铃。又一回儿,还是没看见有人出来。

这时我不禁怀疑起来,心想∶到底是什么回事?难道她们出去了不成?

正想着间,门后突然传来一阵女人的声音说∶“是谁啊?”

──声音虽然年轻,但有点低沉。我猜,她应该就是莉芳的那位室友吧?便回答说∶“喔,我是莉芳的同学!”

她打开了门,我看到了她──头上还包着毛巾,看来她好象刚洗过澡。

她陪笑似地说∶“喔,真抱歉!刚刚我正在洗澡,家里正好又没人在。”

我问道∶“莉芳她不在吗?”

她回答说∶“不在耶。她下午的时候,接到她家来的电话。好象家里发生什么事情,就赶回去了。”

我心想∶“难道莉芳家里出了事不成?”于是就跟着她走进客厅里面。

我向她说∶“电话可以借用一下吗?”

她回答∶“你是不是要打电话给她?”

“没用的,之前我也打过两次。但她家里都没有人接。”

我不信邪地拨了莉芳家里的电话──果然,在响了十几声后,她家还是没有人接电话。我心中充满了疑惑──到底她家是发生了什么事?莉芳这么着急地赶回家去,连通知我一声都没有,一定是事情非常紧急!

我不禁替莉芳担忧起来了。

我问她说∶“莉芳走之前,有没有留什么话?”

她回答说∶“没有。”

我突然好象想起什么似的,便问她说∶“我怎么好象没看过你?”

她笑着说∶“喔,你是说我喔?可能是因为我平常白天上课,晚上才会回来的关系。所以你会对我没什么印象。”

我又问道∶“喔,你是什么学校的学生?”

她回答说∶“我是高雄XX的学生。二专部的。”

我说∶“我也是二专的耶!”

“你是读什么科的?”

她回答∶“XXXX科。”

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更多 性爱调教

小说推荐